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赵某、钱某、孙某、李某、周某职务侵占一案

作者:王航会  发布时间:2013-02-25 10:13:15


   【要点提示】

    村集体组织负责人利用职务之便私分从国家领回的村生产路、公用地征用补偿款的行为,应以职务侵占罪定罪处罚。

    【案例索引】

    陕西省长武县人民法院(2010)长刑初字第00030号刑事判决

    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咸刑终字第00226号刑事裁定

    陕西省长武县人民法院(2011)长刑初字第00012号刑事判决

    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咸刑终字第00095号刑事判决

   【案情】

    原公诉机关:长武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赵某。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钱某。

    2005年2月,长武县洪家镇第六届村级换届选举李某任曹公村党支部书记,赵某任曹公村委会主任,周某任曹公村委会副主任,钱某任曹公村委会委员兼出纳,孙某任曹公村委会委员兼会计。

2005年4月,因修筑福银高速公路在洪家镇曹公村征用土地。其中征用村生产路和公用地补偿款104426.60元,征用村公用地青苗补偿款19592元。原征用的旱原地按水浇地补偿标准,村生产路和公用地二次补偿款73602元。以上几笔补偿款均计入村委会的账务。2007年6月份,在村干部会议结束后,被告人赵某提议将上述款项私分,其他的被告人均同意。后经过算账,钱某以现金、存单、票据抵款的形式,为五被告人每人分得39500元。2010年5月27日案发后,被告人退回了分得的全部赃款。

    【审判】

    长武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解释》的规定,村民委员会等基层组织人员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包括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管理及其他行政管理工作在内的公务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适用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和第三百八十三条贪污罪的规定。本案中作为村民委员会基层组织人员的被告人赵某、钱某、孙某、李某和周某在协助镇人民政府从事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公务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私分土地补偿款197500元,其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长武县人民检察院指控五被告犯贪污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以支持。被告人赵某、钱某、孙某、李某和周某在犯罪中均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赵某作为对村财务负有直接监管职责的村委会主任,提出私分公款的犯意,在本案中起了主要作用,系本案的主犯,应按照其所犯罪行,依法惩处;被告人钱某、孙某作为财务管理人员,钱某具体实施了分赃行为,孙某用其他票据冲抵帐务,李某、周某均共同分赃。均系本案从犯,亦应根据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和地位分别予以惩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赵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被告人钱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三、被告人孙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四、被告人李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五、被告人周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考验期四年。宣判后,被告人赵某、钱某、孙某和李某不服,上诉于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判决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以(2010)咸刑终字第00226号刑事裁定:一、撤销长武县人民法院(2010)长刑初字第00030号刑事判决;二、发回长武县人民法院重新审判。2011年5月4日长武县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三条第二款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之规定,以(2011)长刑初字第00012号刑事判决:一、被告人赵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二、被告人钱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三、被告人孙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考验期四年;四、被告人李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考验期三年;五、被告人周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考验期三年。

    赵某上诉提出:一是他不符合贪污犯罪的犯罪主体资格;二是他们不是私分资金,而是村会议决定分开保管集体财产,请求撤销原判决。

    钱某上诉提出:一是他们侵占的是集体财产而不是国家财产;二是他不是村干部,私分了193194元,而不是197500元。故原判定性不准,认定犯罪数额不清,量刑明显畸重。

    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赵某、钱某,原审被告人孙某、李某、周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侵吞的手段,将集体财产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的职务侵占罪。本案中,虽然涉案款项是土地征用补偿费,但是当村委会在协助乡镇政府给村民个人分发补偿费时,才属于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该补偿费一旦分发到村民个人,即属于村民的个人财产;当村委会从乡镇政府领取属于村集体的补偿费时,村委会属于收款人,与接收补偿费的村民个人属于同一性质,该补偿费一旦拨付到村委会,即属于村民集体财产。此时,村干部不具有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的属性。在共同犯罪中,赵某是村委会主任,负有对集体财产进行监管的法律职责,赵首先提出把集体财产私分,并具体实施了私分集体财产的行为,负有主要责任,系主犯,应依法惩处。周某系村委会副主任,并于20007年6月份开始兼任出纳,亦负有对集体财产进行监管的法律职责,其参与实施了私分集体财产的行为,系主犯,应依法惩处。孙某系村委会会计,负有对集体财产进行监管的法律职责,其参与实施了私分集体财产的行为,系主犯,应依法惩处。李某系村党支部书记,虽然对集体财产不负有法律上的监管职责,但是,对村委会的工作负有领导、监督职责。在村委会主任赵某提出私分集体财产的犯意后,其予以同意并参与私分了集体财产,系主犯,应依法惩处。钱某虽然自2007年6月其不再担任村委会出纳,但是,在其尚未将保管的集体财产移交之前,仍然负有受托管理的职责。其参与实施了私分集体财产的行为,系主犯,应依法惩处。

    上诉人赵某提出的上诉理由,经查,赵某私分的是其监管下的集体财产,不符合贪污属性。故赵某应负主要责任,属于主犯。此上诉意见部分成立,予以部分采纳。上诉人钱某提出的上诉理由,经查,虽然村上的整个帐务未清理审计,但是,证据能够证明五被告人私分集体财产,每个人分得39500元。钱某有关此节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钱某有关其他方面的上诉理由符合本案事实,予以采纳。

    故原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唯定性错误,量刑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长武县人民法院(2011)长刑初字00012号刑事判决;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赵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钱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考验期四年;四、原审被告人孙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考验期四年;五、原审被告人李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考验期三年;六、原审被告人周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考验期三年。

    【评析】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村干部将国家征用了村上的生产小路、公用地的征用补偿款,领回村后予以私分的行为是构成贪污罪还是职务侵占罪?

    一、从犯罪主体上分析

    贪污罪的犯罪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侵占罪的犯罪主体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本案的犯罪主体本是村集体的负责人。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四项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规定:“村民委员会等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下列行政管理工作,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人员’:(四)、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从事前款规定的公务,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私财物构成犯罪的,适用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和第三百八十三条贪污罪的规定。依照此规定,村民委员会等基层组织人员,以“准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只有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公务中”,非法占有公私财物即构成贪污罪。本案中,五被告人是否是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公务中”私分的“征用土地补偿款”还得进一步分析。

    按照《解释》的规定,村民委员会等基层组织人员以“准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从事征用土地的丈量、核实、申报,将征用土地补偿等费用分配于被征用土地者(各群众或集体),其工作显然就是“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公务活动”。土地征用补偿费用人民政府已划入被征用土地者之账户(各群众或集体账户),村民委员会等基层组织人员失去“准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回归于村集体组织成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公务的工作终结,其活动属于从事村集体的事务管理工作。本案中,根据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证明,各被告人已经将土地征用补偿费用划入各群众账户,村生产小路和公用地的征用补偿款从镇政府领回到村,说明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工作已经结束,各被告人的“准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已经灭失,回归于原农村集体组织人员身份。

    二、从犯罪客体上分析

    土地征用补偿款在未拨付给被征用土地者之前属国家财产,拨付给被征用土地者后属被征用土地者之财产,被征用土地者对拨付的款项具有管理和使用的义务和权利。本案的犯罪客体就是村生产小路和公用地的征用补偿款。村生产小路和公用地属村集体土地,修筑福银高速公路征用了村生产小路和公用地的补偿款,从镇政府领回后属于集体财产。五被告人对于该款项的管理是村委会干部对本村集体财产行使自行管理的权利。在履行管理村委会集体财务活动中,私分集体财产197500元的行为,属侵占集体财产的犯罪行为。

    综上,本案五被告人在以“准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协助镇政府从事“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工作终结后,作为村集体组织负责人,利用职务之便,将管理的村生产小路和公用地征用补偿款197500元予以私分,其行为均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之规定,应以职务侵占罪定罪处罚。

第1页  共1页

编辑:admin    

文章出处:审监庭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