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李小红犯危险驾驶罪一案

作者:王航会  发布时间:2013-02-28 10:01:30


   【重点提示】

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驾驶者重伤的行为,应以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

   【案例索引】

陕西省长武县人民法院(2013)长刑初字第00008号刑事判决

   【案情】

    2011年9月10日16时40分,被告人李小红酒后驾驶陕DA4290号金杯轻型货车从长武县亭口镇矿区路进入312国道,在躲避路边行人时,将车辆开往312国道的路边,与沿312国道同方向行驶的王杰驾驶的无牌陕汽自卸货车右后侧挂擦后,李小红车辆继续前行追尾于前同方向王建利驾驶的陕AVW853号金杯牌轻型普通货车右后部,致李小红重伤。事故发生后,经对李小红血清进行检查,血清中乙醇的含量达到196.88mg/100ml,属于醉酒驾驶。李小红经送往长武县医院抢救治疗,转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左眼球破裂、眼球萎缩;急性开放性颅脑损伤、右额叶脑裂伤;多发颅骨骨折并颅内积气;鼻骨骨折。法医鉴定结论为:重伤三级残疾。《长武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李小红系醉酒驾驶,负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王建利、王杰无责任。

   【案件审理】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李小红违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行驶,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的规定,构成危险驾驶罪。长武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小红犯危险驾驶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以支持。被告人李小红归案后,当庭认罪并提交了悔过书,具有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第六十二条、第四十二条、第五十二条之规定,以被告人李小红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李小红犯交通事罪。其理由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九十一条规定:“醉酒后驾驶机动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约束至酒醒,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和暂扣三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机动车驾驶证,并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被告人李小红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醉酒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其行为显然是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的规定,构成危险驾驶罪。醉酒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时又发生交通事故,致其重伤,其行为显然是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构成交通肇事罪。本案被告人李小红在构成危险驾驶罪的同时又构成了交通肇事罪, 应选择重罪交通肇事罪来定罪量刑。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李小红犯危险驾驶罪。其理由为被告人李小红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醉酒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虽然发生了交通事故,但造成的是自己重伤,其行为显然是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的规定,应以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告人李小红醉酒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自己重伤。此“重伤”是否属于交通肇事犯罪中客观方面的犯罪“对象”和犯罪结果。

    笔者从犯罪的主观方面和客体方面予以分析

    一、从主观方面分析:危险驾驶罪在主观方面应认定为故意犯罪。首先,这种故意认识因素表现为机动车驾驶人在明知醉酒驾驶或追逐竞驶在违反交通法规的情况下可能造成他人和自身的生命财产安全的损害危险;其次,意义因素而言,机动车驾驶人对其自身行为而造成的对公共交通秩序的危害和由此而形成的危险状态则表现为一种放任的心理态度。所以危险驾驶罪的主观方面为间接故意。交通肇事罪主观方面是过失。所谓过失是指行为人对所发生的后果而言,而对于违反交通管理规则是明知故犯的。本案中,被告人李小红明知自己醉酒,却醉酒驾驶车辆造成了自己重伤。故被告人李小红主观方面是一种故意。

    二、从客体方面分析:危险驾驶罪,客体方面表现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本罪为危险犯,只有犯罪行为,没有犯罪对象和结果 。交通肇事罪,客体方面表现为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本罪为结果犯,不但有犯罪行为,而且要有犯罪对象“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结果。“人重伤、死亡”中的人指犯罪主体以外的人员。本案中,被告人李小红醉酒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时,虽然发生交通事故致人重伤,但此“重伤人”系被告人李小红自己,而不是被告人李小红以外的人员,故不属于交通肇事犯罪中客体方面的犯罪“对象”和犯罪结果。 

    鉴于以上理由,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通过本案的评析,危险驾驶罪和交通肇事罪的异同:

   (一)、两犯罪的主体都是一般主体,既包括从事交通运输的人员,也包括非交通运输人员。也就是说,不论任何人,只要本人达到法定年龄(已满16周岁以上)、有责任能力者,就符合犯罪主体。

   (二)、两犯罪侵犯的客体都是公共交通运输安全。 

   (三)、主观方面:危险驾驶罪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交通肇事罪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

   (四)、客观方面:危险驾驶罪客观方面表现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本罪为危险犯;交通肇事罪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本罪为结果犯。

 

第1页  共1页

编辑:admin    

文章出处:审监庭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