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曹一、曹二、曹三、曹四、曹五贪污一案的评析

作者:崔宁  发布时间:2014-01-17 10:20:47


  【要点提示】被告人为村干部私分村集体所有的土地补偿款的行为构成贪污罪还是职务侵占罪?

  【案例索引】长武县人民法院(2011)长刑初字第00012号

  【案情简介】

  被告人曹一、曹二、曹三、曹四、曹五在实施犯罪行为时,曹一任曹公村委会主任,曹二任该村委会委员兼出纳,曹三任该村委会委员兼会计,曹四任该村党支部书记,曹五任该村委会副主任。

  2005年修筑福银高速公路时,在长武县曹公村征用土地,其中征用便道和公用地青苗补偿款为19,592元。2007年旱原地按水浇地补偿标准为村便道和公用地追加补偿款73,602元(以上两项赔款均未计入村委会的帐务)。村便道和公用地征用补偿款  104,426.60元已计入村委会账户。2007年3月10日洪家镇政府向长武县民政局书面报告,建议曹公、沟北两村并为一村,但至2007年12月份未有批复。2007年6月份,五被告人在曹公村委会开会后,因两村准备合并、被告人曹二不再担任村出纳职务的事由,被告人曹三问被告人曹一未入帐的9万余元如何处理,曹一提出把款分了,四被告人均同意。后经过算帐,五被告人将上述款项予以私分。被告人曹二以现金、存折、票据抵顶的形式分发给各被告人39500元。从2007年初被告人曹五就陆续接管出纳工作,至2007年12月5日被告人曹二将出纳手续全部交清。

  征用村上的便道、公用地各种补偿款由村上领取。

  2009年后季,长武县纪委、长武县检察院检查曹公村帐务时,被告人曹三用修了村水泥路自筹款28,400元的票据和曹五处修建村水泥路已支出的45,950元、30,510元的两张票据平了帐务。

  案发后五被告人于2010年5月27日向长武县人民检察院每人退回赃款39,500元。

  【判决结果】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判处被告人曹一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被告人曹二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三、被告人曹三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五年。四、被告人曹四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三年。五、被告人曹五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三年。

  【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规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下列行政管理工作,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人员’:‘  (四)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从事前款规定的公务、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私财物构成犯罪的,适用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和第三百八十三条贪污罪的规定。本案中,作为时任洪家镇曹公村民委员会党支部、村委会成员的被告人曹一、曹二、曹三、曹五、曹四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等公务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私分土地补偿款197,500元,其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长武县人民检察院指控五被告人犯贪污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支持。被告人曹一、曹二、曹三、曹四、曹五在犯贪污罪中均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曹一作为村主任在监管村财务中提出私分公款的犯意,在本案中起了主要作用,系本案的主犯,应按照其所犯罪行依法惩处,被告人曹二、曹三作为财务管理人员,曹二具体实施了分赃行为,曹三在纪检、检察部门查帐时,用曹五处已支出款的票据冲抵帐务,掩盖事实,曹四、曹五作为村干部,共同参与分赃,均系本案的从犯,应根据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分别予以惩处。各被告人分赃后将赃款已实际使用,在纪检、检察部门检查时,用曹五处已支出款的票据平帐,足以证明各被告人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且分得的赃款属土地征用补偿款,各被告人应以贪污罪定罪处罚。各被告人犯罪后,能积极退赃,有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个人贪污数额不足四万元,应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

  第二种意见认为,当土地补偿款拨付村委会后各被告人协助人民政府的工作已经结束,土地补偿款的性质应具有村集体财产的性质,各被告人采用侵吞、私分村集体所有的财产不具有贪污罪的犯罪主体,此时既不是国家工作人员也不是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不应按贪污罪定罪量刑,而构成职务侵占罪定罪处罚。

  【评析意见】从立法过程上看,职务侵占罪由贪污罪分化而来。从犯罪构成上看,两者的相同点是:⑴主观上均由故意构成。⑵客观方面都表现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⑶在行为上都表现为盗窃、骗取、侵吞或其他非法手段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两者的区别主要表现为:⑴犯罪主体不同,这是职务侵占罪和贪污罪最主要、最本质的区别,职务侵占罪的主体是非国家工作人员,贪污罪的主体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及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⑵犯罪客体和犯罪对象不同。职务侵占犯罪的客体是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的财产所有权,其犯罪对象是本单位的财物,从所有制性质上看,可以是公共财物,也可能是非公共财物。而贪污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双重客体,它既侵犯了公共财产的所有权,也侵犯了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的廉法性,其犯罪对象仅限于公共财产。⑶构成犯罪的数额标准和法定刑不同。职务侵占犯罪的数额规定高于贪污罪。依照《解释》的规定,职务侵占罪以“5000-20000元”为数额较大的起点。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贪污罪一般以5000元作为追究刑事责任的数额起点,对不满5000元、情节较重的,也可以追究刑事责任。在法定刑上,职务侵占罪的法定最高刑为十五年有期徒刑,而贪污罪的法定最高刑为死刑。

    综上所述,五被告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采用侵吞、私分村集体所有的财产土地补偿款非法占为己有的行为,应以职务侵占罪定罪量刑。

第1页  共1页

编辑:admin    

文章出处:行政庭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